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体面的爱情 - 爱看小说网

本站2019-06-26120人围观
简介 让宝妮转型为物质女的契机,要从三年前到小吉家拜访时说起。 遭遇男友劈腿的宝妮不顾亲友劝阻,一气之下辞了老家的安逸工作,投奔在北京工作的闺蜜小吉。 在火车上,她望着车窗外刷刷

体面的爱情 - 爱看小说网

  让宝妮转型为物质女的契机,要从三年前到小吉家拜访时说起。

  遭遇男友劈腿的宝妮不顾亲友劝阻,一气之下辞了老家的安逸工作,投奔在北京工作的闺蜜小吉。 在火车上,她望着车窗外刷刷而过的风景,脸上虽一切如常,心里却对自己说了无数遍宁缺毋滥,下回一定要擦亮眼睛,势必要找到深爱自己的优质男人。   小吉是热心肠,要宝妮别花钱住旅馆,先到自己的出租屋凑合几月,等工作找好手头宽裕时,再找房也不迟。

  宝妮拎着行李,随着接站的小吉,转地铁倒公车,花了近三小时才来到一栋破筒子楼下。   小吉住在顶楼,不到八十平方米的房子被分成三个鸽子笼般的卧室,个个都低矮昏暗,不见天日房东将采光最好的那间卧室改为了公用客厅。   脚下踩的是不知经过几个寒暑的泡沫地砖,颜色斑驳得已看不清原本的花样;厨房灶台被包装袋油乎乎的调味料众星拱月地围住,小吉烧水泡茶时不小心打翻了一袋拆封了的陈醋,房间里顿时升起一股刺鼻的酸味儿;宝妮放下行李想去洗把脸,刚碰到水龙头就被水花溅了一头一脸。

小吉忙冲上来:忘了提醒你,龙头坏了,得慢慢开。

  宝妮虽出身于普通家庭,却也是一路娇娇女长大的,见这情景不免吓了一跳。 她已二十二岁,也不是不知北漂一族的不易,但当这份艰辛真实展现在自己面前时,一时半会儿依旧无法适应。

  她速速找了个不太喜欢的工作,拿到第一份薪水后就搬离了小吉的家,再贴了点自己的积蓄,寻了一个小小的一居室,虽比不上老家的闺房,却比小吉的隔断间强太多了。   房租省下来攒着不更好?小吉来做客时,十分不解。 宝妮只是笑,她在心里说,体面岂是用钱衡量的?  为追求这份体面,过去那个没心没肺的宝妮一去不回,她开始精打细算怎样过得更为体面,从衣食无忧的老家来到北京,总不能让人说越过越差了去。

  体面计划中,也包括她的爱情。 在她的构想里,这份体面爱情应该由一套不低于一百平方米的四环内房子,一辆十五万以上的代步车,还有年薪三十万以上的先生构成。   小吉笑她是物质女,宝妮还是笑,她觉得小吉的话倒也不算全错,但说自己纯粹拜金也不对她的要求一点儿不高,只是体面而已。

她并非不要爱情,只是担忧爱情无法长期保鲜,倒不如要些切切实实的东西更好,亦舒小说中的喜宝是怎么说的?我需要很多很多的爱,如果没有爱,那么就很多很多的钱,如果两件都没有,有健康也是好的。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愿意拿爱去换钱。 宝妮叹了口气。

  日复一日,宝妮都在等能给她体面爱情的男人出现,可惜灰姑娘和王子的故事始终只存在于童话书里,像她这样无根无基样貌平凡的外地姑娘,几乎没什么机会结识优质的对象。 时间就这么过了三年。   当年住在筒子楼的小吉已找好了谈婚论嫁的男友,为在婚前多攒钱,小吉主张将家搬到了离工作地点有四十公里的燕郊,每天要在上下班时花上四个小时,疲倦中却带着一股兴致勃勃的干劲儿。   宝妮见过小吉的男友阿康,个子不高,路人脸,性格好似一碗温热的豆腐脑般无棱无角。 三人出游时,阿康默默替小吉拿着包,他看小吉的眼神就像一只蝴蝶流连于鲜花之上。 宝妮虽羡慕他对小吉的痴情,但想到阿康三十不到的人生就已被小吉安排得妥妥帖帖,不由生出一丝怜悯。

  当小吉和宝妮唧唧喳喳地说到已攒了多少钱,再借多少就能在燕郊买房,扣掉房贷后两人收入会所剩无几,有了孩子只能送回乡下奶奶家这些事时,宝妮脸上一直挂着静静的笑容,心里却暗暗发誓:我千万,千万不要变成她那样。

一如她在来北京的列车上,外表平和如常,内心却波涛汹涌。   宝妮已经二十五岁,这个年龄虽在欧美会被看作未发育成熟的小姑娘,但在国内有些人眼里已像超市里的半价寿司,要是在关门前还不进行清仓处理,就只配丢进垃圾箱里。   宝妮知道自己在婚恋市场上几斤几两,于是愈发焦急,当同事大姐要向她介绍一位离异男士时,她也不过是迟疑了片刻,便答应前去相亲。   约会地点是国贸附近一家高档咖啡厅。

宝妮点好饮料后,低眉顺眼地坐好,如同等待君王临幸的女奴。 离异男士是迄今为止最符合她条件的人,她不想失败。   事与愿违,对方没看上她,理由是他的理想是二十二岁以下的青葱少女,这次见面完全是碍于熟人面子,咖啡没喝完他就起身告辞,走前问:你不介意AA?  宝妮一笑,将自己的咖啡钱轻轻放在桌上,结好账后说还要再坐一会儿。

她虽是笑靥如花,却实在是迈不动步子,一下子被气虚了。

  离异男士走后,宝妮动作僵硬地取咖啡喝,不留神打翻杯子,新上身的宝姿裙子全毁了。   到北京三年一直像无头苍蝇般寻找有钱人,她不懂圆滑,也不热衷交际,只知青春是自己的矛,衣衫是自己的盾,不想短短十分钟里折矛损盾,被打击得一蹶不振。

  她怔了几秒,突然像一个初中女生般趴在桌子上号啕大哭。

她哭自己的笨,哭自己的蠢,哭自己的大错特错。 这样的自己,和靠身体换取衣食的女子又有什么区别?  宝妮。

有人叫她。

  竟是阿康,小吉的未婚夫。 他给她递上纸巾:我在这里见完客户,正巧遇上你。

又好心询问,需不需要我陪你买身衣服?商场就在附近。

  宝妮点头,接过纸巾三下两下擦干咖啡污迹,起身快步向外走去,她的小羊皮高跟鞋踩得咖啡厅的地板叮咚作响,引来几位顾客侧目,宝妮心里却闪现出一丝报复般的快意。   换好新买的衣服,两人在一家茶室坐下,阿康替她叫了一份起司蛋糕:小吉说过,心情不好时吃甜的就会快活了。   我心情很好。

她一面反驳,一面却狠狠用叉子刮了一块蛋糕往嘴里送。

更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