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读后感

本站2019-07-101人围观
简介 初读该书是在高三,在人人自危,奔赴高考无暇旁顾的高三,这本书给了我很大的触动。 不是因为异国情味,不是因为大量的性描写,而是当时的我,16岁青年,背负着父母的期望,朋友间的承诺,跨过高考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读后感

初读该书是在高三,在人人自危,奔赴高考无暇旁顾的高三,这本书给了我很大的触动。 不是因为异国情味,不是因为大量的性描写,而是当时的我,16岁青年,背负着父母的期望,朋友间的承诺,跨过高考这座桥就有无限可能,尽管会迷茫但依旧信心满满的我,无法理解这份生命之轻究竟是什么。 生命是多么沉重啊,即使只有16岁,我也满心疲惫得感慨。   而我花了整整一个月才意识到这个轻是虚无。

  生命本身毫无意义,不值得怜悯,可被强权被集体被一切非生命名义以任何形式被碾压,然后消失无迹。

而个体,在存在的每个时刻都在竭力摆脱这种加害生命的形式,背负各种以便自己不至于轻的无踪无迹。

  时隔三四年后,又重读这本书,远没有当初的震撼,反而能退一步审视它。   弗洛伊德的学说中认为性是一切欲望的根源。

诚然,你对任何事物的追求都可以说是在体验着高潮的快感。

而这种快感只是大脑里的一种化学物质,它形成、消失,留给你的不是退潮后的温柔沙滩,而是你的满心失望。

  托马斯和特蕾莎都有其各自失望的东西。

  托马斯他惶恐于婚姻,惶恐于那个不慎之夜的产物他的儿子,惶恐于自己必须扮演父亲、丈夫、儿子的角色。 于是他一并摆脱,成为一个没有伦理束缚的地位较高的成年男性,他随心所欲的享受着自己的性友谊。

他热爱自己的工作,享受手术刀划过皮肤的快感,就如同他热衷与各种女人上床。

揭示她们最隐秘的地方来满足自己无限探索的好奇心。   但是因为他的六次偶然,偶然的遇到特蕾莎,爱上她。

因特蕾莎,他在祖国受外强凌辱时逃离它,又重返它,失去医生这份职业,成为一个擦窗工。

所有的这一切是他做出考虑,是他生命中的esmusssein非如此不可。

但这不是一系列的偶然吗?他最终听从特蕾莎的请求,躲到乡下,没有女人,没有无休无止的偷情。 在特蕾莎终于意识到他的衰老时,她表达了歉意。 从读者的角度,甚至托马斯自己也认为是特蕾莎改变、甚至可以说是摧毁了他的生活。 但他表示他很快乐,很喜欢现在的生活。 我可以想象他的满足,当与命运做无数次抵抗极尽智力接受挑战后,他放下了这些,没有什么必须不可的使命,他安心于生活,安心于生活本身,老婆、狗、生活、自由。 而在他难受、失望、胃疼的时候,他是如何评价自己的一生,他也许不会评价。

因为他始终有特蕾莎。   特蕾莎的忠诚是维系他们爱情的不平等支柱,尤其是托马斯是如此的滥交。

所以似乎本书中最该同情的角色就是这个可怜的女人。 她竭尽全力的想摆脱自己往日的生活,脱离由母亲、小酒吧所代表的肮脏、低下、无耻、不加掩饰的生活。

她抓住命运的契机,以为可以摆脱。 但她却悲哀得发现,她依旧与别人一样,托马斯的滥交使得她的身体毫无独特之处。

于是她埋头工作,她尝试与陌生人做爱,她劝说托马斯到乡下。 当她终于独享托马斯的时候,她却意识到自己爱卡列宁(狗)超过托马斯。   最终托马斯与特蕾莎一起摔下山崖,不管结局如何,他们始终在一起。

即使作者在对这两人的爱情保卫战中始终扮演着冷酷法官的角色,冷酷近于残忍得揭露他们的虚伪,世上男女以爱之名掩饰其懦弱。

  而整本书最勇敢的人或许就是萨比娜。

如果说托马斯与特蕾莎的结局尚有安慰之处,那么萨比娜则依旧毫无归属可言,她依旧游荡在自己的背叛之路上,而令她想念的男人弗兰茨,则怀着对她的精神之爱死在了越南。

  故事结束,那么生命之轻为什么不能承受?  每个女人都渴望一个男人的身体压在自己身上。 最重的负担也成了最强盛的生命力的影像。

负担越重,我们的生命越接近大地,它就越真切实在但于特蕾莎而言,托马斯的肉体毫无重量,因为他同太多然做爱;对萨比娜而言,弗兰茨的身体毫无重量,因为他是一个未断乳的婴儿。   男人使女人幻灭,也最终导致自身的幻灭。

托马斯搬到乡下,停止做爱;而弗兰茨在临死之际终于意识到自己应当守护女大学生,尽管他可笑得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再也无法保护任何女人。

  男人与女人的共同幻灭,在于当下社会的毫无归属,如想归属必须媚俗。 有人自觉地抵抗着媚俗,而有人不自觉地向世界媚俗。 前者厌恶后者但自己也有媚俗之处,后者则是单纯得迷恋前者,比如说萨比娜与弗兰茨。

  而活在当下,我们如何媚俗;活在当下,自我如何存在。

  如果将人生定义为虚无。

那么媚俗也就毫无意义可言,可是托马斯与萨比娜却依旧活在自己不媚俗的境界中,反叛、抵抗拒绝;萨比娜是叛离的代表,托马斯是媚俗的魔鬼,他们不自觉地极力保持着自身的独特性。 而弗兰茨、特蕾莎则是在大社会环境中,在动荡不安的世界格局中,短暂幻灭的当下,他们媚俗、联系世界、渴望归属,可他们呢难道没有想反叛吗?  弗兰茨起初不允许自己伤害妻子,但他后来意识到自己的这种幻想(即妻子身上的那个女人)是错误的,于是他抛弃了妻子。

而萨比娜无法忍受不背叛,于是她叛离了弗兰茨。

托马斯无法承受他失去特蕾莎,于是他一直追随她。 而特蕾莎无法忍受什么?她是弱者,也许她无法忍受底层、低下,而实际上出人头地后的她却无限渴望落回底层,而且她惊恐的发现整个布拉格都在变得丑陋。

  自由就是这种不稳定的状态。 这四个人物都在追求自由,所以自身都处在晃荡的危险中,这种危险由作者探究、塑造、展现给读者。   作为读者,我看到了。

  看到了人类、看到了爱情里的互相背叛,看到强权入侵、大一统、口号、集权、商业化、嘈杂、秘密监视、无知、懦弱,道德沦丧是非颠倒荒谬可笑。 看到了人在生活中的渺小,无能为力可怜可悲。   我所看到的在当下这个社会真实存在,生活毫无意义,荒谬可笑。

人类并不能掌控自己的生活,自由是个甚至说是达不到的状态。

  但实际上,我又觉得我们将自身的失望、怨怼转移到了别人身上。 人们放弃拯救自己,而将希望寄托到别人身上。

  渴望通过做爱,性高潮这一绝对快感,与别人建立联系,彼此合二为一,找到归属。

但托马斯却是这一渴望的对立面。

  现代与性有关的小说非常多,我觉得就是作家也在反应这一事实即即使陷入深爱,彼此身体纠缠,依旧是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马克思曾说过重要的不是发现问题,而是解决问题。 作家借这些特写鲜明的人物向我们展示呈现。

而更重要的是,我们自身应当如何选择该过怎样的生活。   一次不算数可生活确确实实只有一次。 当下的世界短暂幻灭,毫无意义,可你有不能否认此刻自己强烈的存在感。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是我们每个人都有的困境。

自身的虚无导致人们脱离大地轻如鸿毛。

  最后的结局是特蕾莎与托马斯一起死去,我相信这是种安慰。 而文中提到卡列宁曾产下两只羊角面包和抑制蜜蜂而觉得羊角面包是托马斯和特蕾莎,蜜蜂或许是他们终于平静长久的爱情。   16岁初读时震撼。 20岁再读,竟有些宽慰。   生命有不能承受的轻,而我们依旧活到下一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