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垃圾箱里的玫瑰卢·基利安·泽威克全文在线阅读人生哲理雨枫书屋雨枫轩

本站2019-05-27108人围观
简介 这张请柬用的是贵重的羊皮纸,上面印有烫金字:为最好的朋友举行最好的聚会。 一想到要参加在童年时代的老朋友家里举行的聚会,我就满怀期待,激动得发抖。 星期六那天是聚会的日子,

垃圾箱里的玫瑰卢·基利安·泽威克全文在线阅读人生哲理雨枫书屋雨枫轩

  这张请柬用的是贵重的羊皮纸,上面印有烫金字:为最好的朋友举行最好的聚会。

一想到要参加在童年时代的老朋友家里举行的聚会,我就满怀期待,激动得发抖。   星期六那天是聚会的日子,我早早就起了床。

一路上,我边开车边回想着过去20年里我们的生活历程,5个小时就这样飞速而过。 凯茜正在东岸为竞选国会议员而四处奔忙;吉姆成了大学教授和知名的作家;吉娜是我们表演小组中唯一还在演戏的人;麦克我小时候的亲密伙伴,现在是一家大公司的副总裁。

我在一所高中当教师,从事特殊教育,是小组里第一个结婚的,也是唯一一个儿女成群的人。

  沿着林荫小路一直往前,就到了位于湖畔的麦克家。

他的家大得像一座度假村,漂亮的花园给美丽的房子增添了风采。 麦克曾提起过,他为这个花园雇了一个全职园丁。   那天下午和晚上,正如我期待的一样美好。 我们在湖上滑水,在湖里游泳,10个人聊着、笑着,一直闹到深夜。 第二天早上,我和麦克端着咖啡到他的花房散步,他想让我看看园丁正在培育的长茎玫瑰。

隔着绸缎般的紫红色花朵,麦克很随意地看着我。

  你知道吗,罗尔,在大学里你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更有能力。 我们都认为你不应该只是一位母亲和教师。

  他的话犹如一声惊雷在我耳边炸响,我内心那种重逢的喜悦顷刻间烟消云散。 这就是老朋友们对我的看法吗?我现在真的比不上他们?我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但因为过于不安,我没有作答。

当我觉得我可以礼貌地离开时,我决定马上回家。 他们逐个拥抱了我,说今后会多联系。 我很快上路了,然而麦克的话却让我怀疑他们的真诚。

  我从来没花太多时间反省过自己的生活,我一直太忙了。

现在,我一路祷告着:上帝,我是否正确地运用了我的天赋,你也对我失望吗?请告诉我,我是否在按你希望的方式生活?  当我回到家里,4个孩子上前拥抱了我,还对我们周末聚会的细节问这问那。 这倒给了我很大安慰。 第二天我不必上课,因为我要参加一个会议,一位代课教师将代我管理班级。

我盼望着趁这个机会能安静地反省一下。   我曾向学生们保证过,要在星期一去开会之前向他们介绍一下代课教师。 尽管我叮嘱过那位代课教师史密斯女士要早些来,这样我可以为她做些准备,但她还是来晚了。

她从走廊里喘着粗气冲向教室。

看来我不得不抓紧时间向她介绍一下每个学生。 我和她一走进那间没有窗户的狭小教室,14个学生便立即向我们致意。 他们已经等得不耐烦了,都争先恐后地和我说话。   泽威克夫人,他们希望你来上课。 一个名叫坎迪的学生说,在其他学生七嘴八舌地发问中又加上几句,桑德拉在她的小组里有麻烦了,她正用头往墙上撞呢。   提娜抱着一个半开着的提包,里面传来婴儿的哭泣声。 这位15岁的母亲小心翼翼地捧出两个月大的女儿,用请求的眼神看着我:对不起,泽威克夫人,保姆今天早晨来的时候喝醉了。 我爸爸9点钟下班后就来接安琪儿。

  我点点头,转向一个头发染成蓝色、烫成自由女神样的男孩:皮特,今天你来负责给史密斯女士介绍一下情况,告诉她通常我们都怎么做。   我轻拍了一下史密斯女士的手,表示我知道她能行,就转身离开了。   泽威克夫人,等一下,你去办公室之前我必须跟你谈谈。

红头发、粉白小脸的坎迪请求道,我今天早上从戒毒病房逃出来了,你算我缺席,好吗?  这事我们明天再说。 我叹了口气,赶紧往办公室跑,高跟鞋踢打地面发出的一连串响声在走廊里回响着。   10分钟后我又回来了我实在放心不下孩子们。 我想,反正少了我一个人会议也会照常进行。 史密斯女士呢?  不知道。 皮特说,另外13个人都一脸无辜地附和着。 我完全是按你的吩咐做的。

我向她介绍了每个人,就像平常每个星期一样。

我们交流了周末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最好的事,然后我们开始读上周写的小故事。 史密斯女士看起来像要吐的样子,然后就离开了。

坎迪说,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我打电话通知会议取消我的座位,然后通知办公室史密斯女士不见了。

在这混乱的一天即将结束时,副校长走进教室,停留了一会儿。

  罗尔,谢谢你今天留在这儿。 她微笑着说,孩子们离不开你。 感觉怎么样?  我给了她一个开心的眼神。

  说真的,这些孩子需要你。

我真高兴你在这里做老师。   然后她像来时一样悄然无声地离开了。 我在心里默默地感谢她我太需要鼓励了。

我筋疲力尽地坐在桌旁,陷入了沉思。

  两张熟悉的脸出现在门口,轻声问我是否可以进来。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坎迪和皮特就跑进来了,皮特手里还捧着一束精致的长茎红玫瑰。 我们觉得很抱歉,泽威克夫人,因为我们,你没能去开会。

这是我们在里克的垃圾箱里发现的,我们想你会喜欢。   这两个十几岁的孩子默不作声地站在那里,满怀期盼地盯着我的脸。 我可以感觉到有某种紧张的气氛弥漫在我们之间,但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等待着。   最后,还是坎迪打破了沉默:泽威克夫人,大多数人都害怕像我们这样的问题少年,他们不愿跟我们在一起或是教我们。 只有你愿意做我们的老师,更重要的是你是我们真正的朋友。 当她努力挤出最后几个字我们爱你时,她的眼神与我的目光碰在一起。

他们两个分别拥抱了我一下,然后就飞也似的逃开了,留下了他们对我的深厚感情。

  我抚摸着玫瑰丝绒般的红色花瓣。

麦克,这些玫瑰比你花园里的那些要美得多。 我喃喃自语道。

但同时,一颗大大的泪珠滴在了我的手背上。

我的心由于感恩和苦涩而隐隐作痛。

我多么希望老朋友们能够认识到我的工作和他们的同样重要。

或许有一天他们会明白的。

而我此时也意识到了一件更重要的事:我的工作是重要的,有意义的,我的生活充满了真正的友情。 我就在上帝希望我留下的地方,得到了一束从垃圾箱里捡回来的长茎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