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全文赏析

本站2019-07-09174人围观
简介 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译文]谁说此情此景,不令人黯然神伤,阵阵秋风卷起帷帘,闺中的人比菊花还要清瘦。 [出典]《醉花阴》注:1、醉花阴作者:【李清照】年代:【宋】体

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全文赏析

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译文]谁说此情此景,不令人黯然神伤,阵阵秋风卷起帷帘,闺中的人比菊花还要清瘦。 [出典]《醉花阴》注:1、醉花阴作者:【李清照】年代:【宋】体裁:【词】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

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消魂。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2、【注释】①此词调首见于北宋毛滂词,词中有人在翠阴中、劝君对客杯须覆等句。 因据其意,取作调名。 双调,五十二字,仄韵。

②永昼:悠长的白天。

③瑞脑:即龙脑,香料名。

金兽:兽形的铜香炉。

④玉枕:瓷枕的美称。 纱厨:纱帐,一称碧纱帐。

⑤东篱:陶渊明《饮酒》:采菊东篱下,悠悠见南山.后即以东篱指代赏菊之处。 ⑥暗香:幽香。

这里指菊花的香气。

⑦帘卷西风:西风卷帘的倒文。

⑧黄花:指菊花。 3、【译文】稀薄的雾气浓密的云层掠起烦愁直到白昼,龙脑的香料早已在炉金兽中烧完了。

美好的节日又到重阳,洁白的瓷枕,轻纱笼罩的床厨,昨日半夜的凉气刚刚浸透。

在东篱饮酒直饮到黄昏以后,淡淡的黄菊清香飘满双袖。

别说不会消损神魂,珠帘卷起是由于被受西风,闺中少妇比黄花更加消瘦。 4、这首词是作者婚后所作,抒发的是重阳佳节思念丈夫的心情。 传说清照将此词寄给赵明诚后,惹得明诚比试之心大起,遂三夜未眼,作词数阕,然终未胜过清照的这首《醉花阴》。 5、全片由一个愁字统领。 词的上片主要写独处的愁苦。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

地面薄雾弥漫,天空浓云笼罩,室内香炉里轻烟飘散,这长长的白昼真让人难熬啊!常言道:欢娱嫌日短,苦愁怨更长。 此二句移情于景、移情于物,渲染出浓烈的愁苦气氛:天愁、地愁、物愁、人更愁。 更何况佳节又重阳,一个又字,说明词人不止一次一个人独处重阳了。

词人化用每逢佳节倍思亲一句,借愁句更添愁思,怎不叫人分外伤心!独自一人入睡,却久久不能成眠,身凉心更凉。 6、下片写思夫的深切。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原应与丈夫把酒赏菊,共享花香,无奈借酒消愁愁更愁,勾起对丈夫更为强烈的思念: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愁字被进一步深化。 凄凉的西风吹处,卷帘飞起,帘内的思妇久久凝望着黄花沉思默想……黄花、佳人,原应互相比美,然心在丈夫身上的佳人,却因思夫之愁更比黄花瘦。 怎一个愁字了得!7、词人善于用典,善于用喻,善于寄情于景于物。

佳节又重阳化用王维《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中的每逢佳节倍思亲使愁绪更长;东篱把酒黄昏后化用陶渊明采菊东篱下的诗句;有暗香盈袖一句借用馨香盈怀袖,路远莫致之的诗意,极写离别之恨。 8、从天气到瑞脑金兽、玉枕纱厨、帘外菊花,词人用她愁苦的心情来看这一切,无不涂上一层愁苦的感情色彩。

9、在末了三句里,人比黄花瘦一句是警句。

瘦字并且是词眼。 词眼犹人之眼目,它是全词精神集中表现的地方。

10、以花木之瘦,比人之瘦,中不乏类似的句子,这是因为正是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这三句,才共同创造出一个凄清寂寥的深秋怀人的境界。

莫道不消魂,直承东篱把酒以人拟黄花的比喻,与全词的整体形象相结合。

帘卷西风一句,更直接为人比黄花瘦句作环境气氛的渲染,使人想象出一幅画面:重阳佳节佳人独对西风中的瘦菊。

有了时令与环境气氛的烘托,人比黄花瘦才有了更深厚的寄托,此句也才能为千古传诵的佳句。

11、这首词末了一个瘦字,归结全首词的情意,上面种种景物描写,都是为了表达这点精神,因而它确实称得上是词眼.在这里,词人巧妙地将思妇与菊花相比,展现出两个迭印的镜头:一边是萧瑟的秋风摇撼着羸弱的瘦菊,一边是思妇布满愁云的憔悴面容,情景交融,创设出了一种凄苦绝伦的境界。

以炼字来说,李清照另有《如梦令》绿肥红瘦之句,为人所传诵。 这里她说的人比黄花瘦一句,也是前人未曾说过的,有它突出的创造性。

12、李清照的词独具一家风貌,被后人称为易安体.李词有两大特点,一是以其女性身份和特殊经历写词,塑造了前所未有的个性鲜明的女性形象,从而扩大了传统婉约词的情感深度和思想内涵;二是善于从书面语言和日常口语里提炼出生动晓畅的语言,善于运用白描和铺叙手法,构成浑然一体的境界。 本文作者(来源):李清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