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歌斐资产助力医药企业转型发展

本站2019-05-15156人围观
简介 导读: 十亿量级市值靠业务,百亿量级市值靠并购,千亿量级市值靠技术创新+并购。 哪些领域将成为医药企业竞相追逐的风口?医药企业谁将执掌牛耳?怎样平衡医药类标的烧钱成长与中小投资者对

  导读:  十亿量级市值靠业务,百亿量级市值靠并购,千亿量级市值靠技术创新+并购。

哪些领域将成为医药企业竞相追逐的风口?医药企业谁将执掌牛耳?怎样平衡医药类标的烧钱成长与中小投资者对短期盈利的渴求?  正文:  8月10日,由每日经济新闻主办、诺亚财富华北区市场部策划协办的中国上市公司董秘俱乐部医药沙龙在诺亚财富华北区域总部举办。

本次沙龙既有华润凤凰医疗、中国医药、双鹭药业、广誉远、舒泰神等10多家医药行业知名上市企业董秘和证代参与研讨,也有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蔡大庆、歌斐资产董事总经理张伟做了主题演讲。

众多行业大咖齐聚京城,论道上市医药企业资本扩张的危与机。   行业盈利能力受追捧  2016年,医疗行业并购大戏迭起。 业内人士统计发现,2016年并购案例达到400起,并购金额达1800亿元,单是10亿美元以上的并购案例达到了8宗,涉及到医药、医疗器械、医疗服务等多个领域。

像新华都战略性入股云南白药这样的案例更是引起关注。 2017年,医疗行业资本扩张继续。

其中,强生300亿美元并购瑞士的Actelion引发行业格局的变动。   医药行业之所以受到追捧,从其盈利能力可以见一斑。

据Wind统计,AH股医药生物企业约为220家,2016年199家实现盈利,部分医药公司盈利颇为可观。 近日上市公司景峰医药发布公告,发起设立亿的并购基金,由其出资7000万担任劣后级合伙人,芜湖歌斐出资1亿元担任夹层中间级合伙人,由广发证券出资亿元担任优先级合伙人,以股+债模式投资贵州厚慈医疗。 其中股权投资40,000万元,专项基金以股东借款方式发放26,620万元借款。 实际投放资金为66,620万元,其中计划用50%的资金购买位于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未来方舟相关商业物业用于医院建设,20%的资金用于贵阳同仁医院进行改扩建,30%的资金用于新建一家妇儿三级专科医院。 医疗服务行业成为供给短缺、盈利能力较强的领域,也成为众多资本新的发力点,歌斐资产无疑在这一方面走在了行业前列。

  医药、资本界智慧碰撞  医药企业大肆并购,无外乎是想要运用资本的力量去强化医药产业的结构和影响力,获得未来在产业结构的话语权。

通过并购,企业能够快速获取新产品或者新业务单元,或者打通上下游的产业链。

  近些年,医药概念你方唱罢我登场。 那么,如何认清一些概念站上风口的理由,又如何理解一些概念逐渐落寞的原因?哪些领域盈利能力与低调的口碑不相符,被市场低估?优质标的越来越少,寻求并购的医药企业,机会在哪里?这正是本次董秘俱乐部医药沙龙研讨的重点。   发展是硬道理,外延式的扩张方式是企业发展永远的主题,自有资金有限的前提下由上市公司发起设立产业并购基金迅速成为新的融资方向,而这其中夹层基金以其方式灵活,可以定制满足股东方、上市公司方不同的融资需求获得市场追捧。   夹层基金以债+股定制化的联动方式解决了一、二级市场多样化的融资需求,成为金融机构产品创新的设计方向。

对于非上市公司来说,夹层类产品在解决传统债权融资授信条件苛刻、审批时间长、对抵押物要求高等痛点的同时,还可以避免融资方优质原始股权被稀释和过于苛刻的对赌条款,同时优秀的投行服务可创造条件撮合并购双方,产生1+1大于2的协同效应,且为投资者获取有债底基础上较低估值的股权溢价收益。

  政策的风往哪吹?  证监会近日发文称,近年来,证监会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通过大力推进并购重组市场化改革,扎实开展简政放权和放管服改革,进一步激发了市场活力,支持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实体经济发展。

按全市场口径统计,2013年上市公司并购重组交易金额为8892亿元,到2016年已增至万亿元,年均增长率%,居全球第二,并购重组已成为资本市场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方式。

证监会推进并购重组市场化的各项改革和监管措施取得了积极成效,市场化程度不断提升,市场秩序进一步规范,并购重组市场为推动国民经济发展不断发挥更大作用。

这也为并购重组定下了基调,承认了并购重组对于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持。

  歌斐资产董事总经理张伟指出,今年上半年的监管新规、再融资新规限制了上市公司定增行为,减持新规限制了首发股东和定增股东退出路径,这只是规范并购重组、加强监管的举措,正常的有利于创新发展、一路一带、国企改革的并购重组仍然得到政策的肯定。

  未来从并购方-上市公司的角度,优质的上市公司转向实体产业型并购基金进行融资的趋势会更加明显,单纯进行套利的行为由于退出成本的增加会逐步减少,优质项目和优质公司的稀缺性进一步凸显。 从被并购方-非上市公司的角度,部分选择IPO退出的优质非上市公司由于首发股东退出的成本提高可能会转向被并购退出,提升并被并购方标的的数量和质量,扩大并购方的选择范围。 在前期再融资新政和本次减持新规的进一步从严监管的趋势下,并购基金的会有进一步的发展空间。 从并购基金退出的角度,减持新规可能同样会增加股份收购方案下的退出时间成本,因此对于项目和公司基本面价值判断能力尤为重要,同时可以结合结构搭建、现金收购退出等各种落地方案的设计,因此这类业务对于无论是资管层面还是投行层面的专业化要求越来越高。 歌斐资产无疑在获取优质资产,与后期整合资源方面都具有相当大的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