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这是大理三月廿八,不是丐帮大会

本站2019-07-12153人围观
简介 金庸认为自己前世是大理人,这片地方才在小说里成为人人向往的所在。 段誉、茶花、六脉神剑以外,不少人还附会道,每年的丐帮大会也在苍山洱海之间举办,地点就在天龙寺的原形——崇圣寺附近

这是大理三月廿八,不是丐帮大会

    金庸认为自己前世是大理人,这片地方才在小说里成为人人向往的所在。

段誉、茶花、六脉神剑以外,不少人还附会道,每年的丐帮大会也在苍山洱海之间举办,地点就在天龙寺的原形——崇圣寺附近。   和绕三灵、鱼潭会、火把节等不同,这个“事件”出乎意料的没有“标题”,大理白族人直接用农历日期来称呼——三月廿八,在大理几乎天天发生的众多节日中是“异类”。   许多乞丐沿着主路一字排开,男女老少都有,身残乞怜、唱歌写字卖艺等形式接踵而来。 偶尔有人“体验生活”,弄乱发型、脸上抹点灰,费劲找一件相对的“破衣烂衫”和有点污损的大口缸,就能要到钱。 我碰到两父子,一人拿着一摞一元纸币,胸前挂一个相机,见一个乞丐给一张,可能还不够发。

  但这只是表象,除了印证乞丐们灵敏的嗅觉、超强的生存能力以外,今天的活动和丐帮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所谓丐帮大会只不过是超级龙套。   大理古城东北角,320国道往西150米左右,有一座东岳庙,是活动的“主场”。

庙的主人东岳大帝掌管逝者投胎事宜,生于农历三月二十八日,大理的百姓就在这一天来为家里的亡人祈求、祷告。   东岳庙原本只有一个四合院,背后又“长出”一个新院落,供奉佛教的地藏王菩萨,这种“混搭”做法在大理很常见,更何况两位神灵的“业务”有些接近。   “死生亦大矣”......“事死如事生”。

对轮回、来世的关注不仅是道教、佛教的特点,大理土生土长的“本主崇拜”也非常看重。 白族人家里往往供奉历代祖先的牌位,少则逢年过年,多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几乎都要祭拜。

一来希望故去的亲人在“天上”或者“地下”不受委屈、吃好喝好,二来也想要祖先们保佑现在的人兴旺发达,同时也是一个不错的心里寄托。 这样的背景下,“三月廿八”成为非常重要的活动。

  烧香、磕头、写表、捐功德是此类活动的必备程序,浓厚的思亲情绪令人心更柔和,闻风而来的乞丐们的“收成”就不会差。

久而久之,乞丐云集的场景就成了这次活动的特征。   乞丐众多之外,人员拥挤、香火太旺是“三月廿八”另外的标签。   东岳庙不太,院前有一棵雄伟的大青树还算宽敞,里面的四合院面积跟普通人家差不多。 苍山洱海周边一百多个村子都朝这里来,人挤人太正常了,只不过香火能让人全程流泪倒是生猛异常。

  大理人对“赶会”“上香”很重视,往往还要现场做饭、供奉。 成百上千家人连续不断的放鞭炮、点香、烧纸、做饭,方圆一公里都是烟火的味道,不流泪的恐怕不是铁石心肠就得去看眼科。

  很多人心软,每次都要放声大哭,凄凄惨惨戚戚。

回家后,除了浮肿的眼眶和泪痕,似乎看不出白天的撕心裂肺。 参与者阴郁的氛围得到缓解,心理包袱得以释放,又继续忙着家里的吃喝拉r>  这样也挺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