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刘备的日常1,第1章 狡兔三窟

本站2019-06-10198人围观
简介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鲜卑良马奋起四蹄。 在冰封的漳水河道,一路疾驰。 结着厚冰的河面,平整如镜。 即便有飞雪飘落,马蹄踏过,再遭雪橇碾压,遂成铁

刘备的日常1,第1章 狡兔三窟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鲜卑良马奋起四蹄。 在冰封的漳水河道,一路疾驰。 结着厚冰的河面,平整如镜。 即便有飞雪飘落,马蹄踏过,再遭雪橇碾压,遂成铁板一块。

用来行军,自是极好。 所有骏马,临行前皆换装“防滑马掌”。

又称“冰上蹄铁”。 蹄铁接地面,左右各有两枚防滑钉,称铁脐。 具有优良的防滑性能。 且钉尖磨钝时,还可迅速更换。 见微知著。

蓟国将作馆的强悍,已浸入蓟国的方方面面。

凛冬酷暑,时人畏之如虎。

蓟国却百无禁忌。

顶风冒雪,出兵伐贼。

转战千里,又兵不血刃,凯旋而归。 斥候沿不断冻毙的贼人尸骸,探查出张燕等人的行踪。

正如黑山校尉杨凤所言,于毒、白绕、眭固三帅,领麾下宿贼,西去攻略魏郡、东郡等地。

张燕自领一军,南下荥阳,接应城中反贼起事。 所谓狡兔三窟。 又曰:“鼠有鼠洞,蛇有蛇路”。

黑山贼久居太行。 对山谷孔道,知之甚祥。

抢在蓟国大军前,逃出生天,亦是常理。 天地虽有四面八方。 然向北、向西,几无可能。

于是向南、向东,破围而出,亦合情合理。

然刘备总觉得,此事并不简单。

首先,黑山因何得知荥阳起事在即。 又为何兵出魏郡、东郡,此二郡,有何不同。

一路行来,刘备百思不解。 话说,神上宗师,每每料事如神。

莫非也是魂穿而来?甯姐姐的身份,刘备已猜出八九不离十。 首先,当与大贤良师无关。 少时为刺客,翻墙入室。

险结果三墩性命。 若非天降祥瑞,杀之不祥。

三墩早死于自家茅房。 那时,三墩便知,甯姐姐身份尊贵。

能以一人之力,护刘备周全。

再无刺客上门,便是明证。 后复祖爵,楼桑大兴。

便有太平道眼红赀库财货,设计劫掠。

甯姐姐剜主谋一目,登门道歉。

许久后方知,乃夺地公将军张宝之目。

甯姐姐若是大贤良师之女,又岂忍心剜叔父一目。

再者说来,大贤良师三兄弟被斩首后,刘备第一时间细看过三人面相,与甯姐姐无半分相像。 自不会是血亲。 既身份高贵,又非大贤良师之女。 如此一来,甯姐姐的身份便呼之欲出了。

当是神上宗师之女。 只是始料未及。 黄巾之乱,竟牵扯到墨门明隐之争。 话说,自汉以后,墨门绝迹江湖,不知是否与太平道覆灭相关。

驷马安车,一路驰行。 琉璃窗外,粉妆玉砌,银装素裹。 河川皆白,江山如画。

大军凯旋,白发御姬达莉娅等人,终得空闲。

昨夜齐入帐侍寝。 今日启程,犹自酣睡。

蓟王中军大帐,乃十余辆机关马车拼合而成。

可自由拆分。

大帐后帐,便是由“寝帐马车”拼组而成。

白发御姬数量稀少,容颜不老,尤其珍贵。

除去天生银发。 亦多处子之身。 须知,三百亚马逊,乃东迁部族中硕果仅存的菁英。 姿色一般或身有残缺的同伴,皆被贵霜奴隶主先行剔除。

单纯从价值而言,相貌出众有一技之长,又冰清玉洁的女奴隶,自令无数人垂涎。 也才能卖出高价。 再加是绿洲主人,大汉藩王刘备,亲口索要。 贵霜王不敢怠慢,尽选高价女奴,送来西域。

希雷娅女王曾言。 或还有数百族人,散落各地。 芳踪难觅,生死不知。

想想也是,总有疏漏。 葱岭,死亡山路。 来自贵霜的二十万奴隶,正艰难翻越绵延无尽的崇山峻岭,奔赴遥远的绿洲。 替安息王子洛吉斯五世,救出罗马帝国奥古斯塔鲁琪拉,解除了神之禁锢的黑夜女王。 正透过车帘,眺望雪山之巅。 由雪狼皮层层覆盖的篷车内,弥漫着安神的香气。 身后两张并排靠左的床铺内,还有一宫装美妇正蒙头酣睡。

即便是颠簸的车厢,也未能打扰她宿醉后的深眠。 伴着软糯的喘息,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若有若无,来自地中海红蒲桃酒的百花香气。

深眠美妇,正是谋刺失败,被禁锢在卡普里岛的罗马帝国奥古斯塔,鲁琪拉。

从“塞壬的歌声”中救出鲁琪拉,解除“神之禁锢”后。

安息王子洛吉斯五世,便迫不及待,将罗马帝国奥古斯塔与黑夜女王一同装车。

与二十万精挑细选的高价奴隶一起,贩运遥远的绿洲。

与一般奴隶不同。 这些高价奴隶,或是身份高贵,或相貌出众,或身强体健,或有一技之长。 总之,平均每人值十枚贵霜金币。 二十万奴隶,作价二百万金币。

不用说,此乃不容有失的大宗贸易。

如安息老王临行赠言,事关国运。 安息王子洛吉斯五世,亲自领兵押运。

足见一斑。 奴隶身价还是其次。 一旦长留绿洲,便等于打开了东西方贸易的黄金之门。 来自西方世界的造物,便会源源不断输往绿洲,换取来自大汉的造物。 待子孙后代,繁衍生息。 这条丝路流金的黄金商道,对年年入不敷出,拥有大量贸易逆差的安息而言,不啻为一剂续命良药。 车速忽一缓。 伴着车夫响亮的挥鞭,车厢缓缓上仰,又重重下落。 剧烈的颠簸,终将鲁琪拉唤醒。

“英妮娜……给我水。 ”“来了。 ”女王取来牛角杯,将融冰水送到唇边。

黑夜女王,曾被东方庞贝城中的娼妓,尊称为美索不达米亚女神“伊什塔尔”。 苏美尔人又称之为“英妮娜”。

再加不知黑夜女王的真名,于是鲁琪拉便唤她英妮娜。 “洛吉斯王子说,你是开启黄金之门的金钥匙。 ”女王笑道:“只可惜这把金钥匙,如今正没日没夜的浸泡在酒杯里。

”“少说风凉话。

”鲁琪拉媚眼一横:“禁锢荒岛,女妖歌声日夜萦绕,除去借酒消愁,还能做什么。 ”“你需先戒除酒瘾。

”女王自银色假面后言道:“如果,还想救出你的子嗣,夺回曾属于你的一切。

”话音未落,鲁琪拉便摇头一笑:“天哪,还有谁能战胜不可一世的罗马皇帝!”“有。

遥远绿洲的主人,赛里斯人的国王。 ”女王银色双瞳,在假面后熠熠生辉:“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