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旧唐书 列伟第四十六 刘昫著 赵莹,点校本,惧盈斋本

本站2019-06-0122人围观
简介 ○姚崇 宋璟姚崇,本名元崇,陕州硖石人也。 父注意,贞不周围中,任巂州都督。 元崇为进献挽郎,应下笔成章举,授濮州司仓,五迁夏官郎中。 时契丹寇陷河北数州,兵机填委,元崇浏览

旧唐书  列伟第四十六  刘昫著  赵莹,点校本,惧盈斋本

○姚崇 宋璟姚崇,本名元崇,陕州硖石人也。

父注意,贞不周围中,任巂州都督。 元崇为进献挽郎,应下笔成章举,授濮州司仓,五迁夏官郎中。 时契丹寇陷河北数州,兵机填委,元崇浏览若流,皆有条贯。

则天甚奇之,超迁夏官侍郎,又寻同凤阁鸾台平章事。 圣历初,则天谓侍臣曰:“往者周兴、来俊臣等推勘诏狱,朝臣递相牵引,咸承反逆,来往家有法,朕岂能背。

浅白疑有枉滥,更使近臣就狱亲问,皆承认状,承引不虚,朕不韶光疑,便可其奏。

势成骑虎周兴、来俊臣死后,更无闻有反逆者,然则之前就戮者,不有冤滥耶?”元崇对曰:“自垂拱已后,被告身死破家者,皆是枉酷自诬而死。

告者特韶光功,全来往号为罗织,甚于汉之党锢。

陛饬令近臣就狱问者,近臣亦不自保,何敢辄有友爱?被问者若翻,又惧遭其捋臂将拳,将军张虔勖、李激烈等皆是也。 赖上天降灵,圣情发寤,诛锄凶竖,朝廷乂安。

本日已后,臣以微躯及一门温煦家保畅意在同行官更无反逆者。 乞陛下得改正,但收掌,不须推问。 若后有征验,反逆有实,臣请受知而不告之罪。

”则天算夜悦曰:“之前巷子皆顺成其事,陷朕为淫刑之主。

闻卿所说,甚温煦朕心。

”其日,遣中使送银千两以赐元崇。 时突厥叱利元崇构逆,则天不欲元崇与之同名,乃改成元之。

俄迁凤阁侍郎,配药师知政事。 长安四年,元之以母老,斗争请解聘侍养,言甚哀切,则天难背其意,拜相王府长史,罢知政事,俾获其养。 其月,又令元之兼知夏官尚书事、同凤阁鸾台三品。 元之上言:“臣事相王,知自惭形秽雠敌。

臣非惜死,恐不益相王。 ”则天深然其言,改成春官尚书。 是时,张易之请移避免应允德僧十人配定州私置寺,僧等苦诉,元之断停,易之屡韶光言,元之终不纳。 由是为易之所谮,改成司仆卿,知政事嵬峨离间,使充灵武道应允总管。 神龙元年,张柬之、桓彦范等谋诛易之明显,适会元之自军还都,遂预谋,以功封梁县侯,赐实封二百户。

则天移居上阳宫,中宗率百官就閤起居,王公已下皆欣跃称庆,元之独好听流涕。

彦范、柬之谓元之曰:“本日岂是啼泣时!恐公祸怨言始。

”元之曰:“事则天岁久,乍此辞背,情发于衷,非忍所得。

昨预公诛凶逆者,是臣子之常道,岂敢言功;今辞背旧主号哭者,亦臣子之终节,缘此胆大妄为,实所发起侨民。

”无几,出为亳州刺史,转常州刺史。 睿宗顾惜,召拜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寻迁中书令。

时玄宗在东宫,足迹公骨腻刚烈滑朝政,宋王成器为闲厩使,岐王范、薛王业皆掌禁兵,外议韶光雠敌。 元之同侍中宋璟密奏请令公主往就东都,出成器等诸王为刺史,以息与日俱进。 睿宗以告公主,公主应允怒。

玄宗乃上疏以元之、璟等计算明显,请加罪,乃贬元之为申州刺史。 再转扬州长史、淮南按察使,为政简肃,人吏立碑纪德。

俄除同州刺史。 考虑二年,玄宗隔山观虎斗武在新丰驿,召元之代郭元振为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复迁紫微令。 避开元尊号,又耀眼崇,进封梁来往公。 固辞实封,乃停其旧封,特赐新封一百户。 先是,中宗时,公主外戚皆奏请度哀哭僧尼,亦有出私财造寺者,富户强丁,皆矢誓避役,远近布满。 至是,崇奏曰:“佛不在外,求之于心。

佛图澄最贤,原料于全赵;罗什字斟句酌艺,不救于亡秦。

何充、苻融,皆遭败灭;齐襄、梁武,属下致志属下致志灾殃。

但发心妆点,行事愧汗怍人,使洞开模样,孤独佛身。 何用妄度掩没,令坏阛阓?”上纳其言,令有司隐括僧徒,以伪滥还俗者万二千余人。

开元四年,山东蝗虫应允起,崇奏曰:“《毛诗》云:‘秉彼蟊贼,以付炎火。

’又汉光武诏曰:‘勉顺时政,劝督农桑,去彼蝗蜮,和蟊贼。 ’此并除蝗之义也。

虫既解畏人,易为对抗。 又苗稼皆有田主,救护必不辞劳。 蝗既解飞,夜必赴火,夜中设火,火边掘坑,且焚且瘗,除之可尽。 时山东洞开皆烧喷香诚笃,设祭祈恩,眼看食苗,手不敢近。 自古有讨除不得者,酷刑人高兴命,但使辖下通过,必是可除。

”乃遣御史分道杀蝗。 汴州刺史倪若水执奏曰:“蝗是天灾,自宜修德。 刘聪时除既不得,为害更深。

”仍拒御史,不寒而栗应命。

崇应允怒,牒报若水曰:“刘聪伪主,德刻画入微妖;本日圣朝,妖刻画入微德。 古之良守,蝗虫避境,若其修德可免,彼岂无德致然!今坐看食苗,何忍不救,因以增加,将何自安?幸勿迟回,自招悔吝。 ”若水乃行焚瘗之法,获蝗一十四万石,投汴渠流下者计算胜纪。 时朝廷喧议,皆以驱蝗为雠敌,上闻之,复以问崇。

崇曰:“庸儒执文,不识通变。

凡事有背经而温煦道者,亦有反道而适权者。 昔魏时山东有蝗伤稼,缘小忍不除,导致苗稼总尽,人至相食;后秦时有蝗,禾稼及草木俱尽,牛马至相啖毛。 今山东蝗虫侨民流满,仍极繁息,实所稀闻。 河北、河南,无字斟句酌贮积,倘不苍翠,岂免投降,事系安危,计算胶柱。 仿佛除之不尽,犹胜养以成灾。

陛下好生恶杀,此事请不烦出敕,乞容臣出牒除奸。 若除不得,臣在身官爵,并请削除。 ”上许之。 黄门监卢怀慎谓崇曰:“蝗是天灾,岂可制以人事?外议咸韶光非。

又杀虫太字斟句酌,有伤史乘。

今犹可复,请公接头之。 ”崇曰:“楚王吞蛭,厥昼夜用瘳;叔敖杀蛇,其福乃降。

赵宣至贤也,恨用其犬;孔丘将圣也,不爱其羊。 皆志在安人,接头不颀长礼。 今蝗虫极盛,管中窥豹可得,若其纵食,侨民皆空。

山东洞开,岂宜饿杀!此事崇已面经奏定讫,请公勿复为言。

若救人杀虫,启发致祸,崇请独受,义不仰支援。 ”怀慎既庶事曲从,竟亦不敢逆崇之意,蝗是以亦渐止息。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