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贺铸《芳心苦踏莎行》全诗赏析

本站2019-07-097人围观
简介 杨柳回塘,鸳鸯别浦。 绿萍涨断莲舟路。 断无蜂蝶慕幽香,红衣脱尽芳心苦。 返照迎潮,行云带雨。 依依伺与骚人语。 当年不肯嫁春风,无端却被秋风误。 作品赏析

贺铸《芳心苦踏莎行》全诗赏析

杨柳回塘,鸳鸯别浦。

绿萍涨断莲舟路。 断无蜂蝶慕幽香,红衣脱尽芳心苦。

返照迎潮,行云带雨。

依依伺与骚人语。 当年不肯嫁春风,无端却被秋风误。

作品赏析【注释】①回塘:环曲的水塘。 ②别浦:水流的叉口。

③红衣:此指红荷花瓣。

④芳心:莲心。

⑤返照:夕阳的回光。 ⑥骚人:人。

⑦“当年”句:韩偓《寄恨》诗云:“莲花不肯嫁春风。

”【评解】此词咏秋荷,于红衣脱尽,芳心含苦时,迎潮带雨,依依人语,自有一种幽情盘结其间,令人魂断。

前人谓贺铸“戏为长短句,皆雍容妙丽,极幽闲思怨之情”。 以此词观之,可谓知言。

【集评】陈廷焯《白雨斋词话》:骚情雅意,哀怨无端。

沈祖棻《赏析》:这首词是咏荷花的,暗中以荷花自比。

诗人咏物很少止于描写物态,多半有所寄托。 因为在生活中,有许多事物可以类比,情感可以相通,人们可以利用联想,由此及彼,发抒文外之意。

《宋史·文苑传》载贺铸“喜谈当世事,可否不少假借。 虽贵要权倾一时,少不中意,极口诋之无遗辞。 人以为近侠。 ……竟以尚气使酒,不得美官,悒悒不得志”。 --引自惠淇源《婉约词》此词全篇咏写荷花,借物言情。 词中以荷花自况,以荷花的清亮绝俗不免凋零清苦,寄托个人身世的感喟,抒写怀才不遇的苦闷。

上片起首两句两句互文同指,先画出一个绿柳环绕、鸳鸯游憩的池塘,见荷花所处环境的优美。

水上鸳鸯,双栖双宿,常作为男女爱情的象征,则又与水中荷花的幽独适成对照,对于表现它的命运是一种反衬。 回塘,意即曲折回环的池塘;别浦,即江河支流的水口。

第三句“绿萍涨断莲舟路”意谓因水面不甚宽广,池塘中很容易长满绿色的浮萍,连采莲小舟来往的路也被遮断了。 莲舟路断,则荷花只能在回塘中自开自落,无人欣赏与采摘。

句中“涨”定“断”字,都用得真切形象,显现出池塘中绿萍四合、不见水面的情景。 四五两句写荷花寂寞地开落、无人欣赏。

断无,即绝无。

不但莲舟路断,无人采摘,甚至连蜂蝶也不接近,“无蜂蝶”也包含了并无过往游人,荷花只能在寂寞中逐渐褪尽红色的花瓣,最后剩下莲子中心的苦味。

这里俨然将荷花比作亭亭玉立的美人,“红衣”、“芳心”,都明显带有拟人化的性质。

“幽香”形容它的高洁,而“红衣脱尽芳心苦”则显示了她的寂寞处境和芳华零落的悲苦心情。

这两句是全词的着力之笔,也是将咏物、拟人、托寓结合得天衣无缝的化工之笔。

既切合荷花的形态和开花结实过程,又非常自然地绾合了人的处境命运。

此二句形神兼备,虚实结合,将词人内心的情感表达得极为动人。 过片两句,描绘夏秋之际傍晚雨后初睛的荷塘景色,形象地烘托了“红衣脱尽”的荷花黯淡苦闷的心境。 夕阳的余辉,照映在浦口的水波上,闪耀着粼粼波光,像是在迎接晚潮;流动的云彩,似乎还带着雨意,偶而有几滴溅落在荷塘上。

接下来一句,写荷花在晚风中轻轻摇曳,看上去似乎在满怀感情地向骚人雅士诉说自己的遭遇与心境。 这仍然是将荷花暗比作美人。

着一“似”字,不但说明这是词人的主观感觉,且将咏物与拟人打成一片,显得非常自然。 这一句是从屈原《离骚》“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引伸、生发而成,“骚人”指屈原,推而广之,可指一切怜爱荷花的诗人墨客。

说荷花“似与骚人语”,曲尽它的情态风神,显示了它的幽洁高雅。 蜂蝶虽不慕其幽香,骚人却可听它诉说情怀,可见它毕竟还是不乏知音。 结尾两句,巧妙地将荷花开放与凋谢的时节与它的生性品质、命运遭际联系在一起,一方面表现出美人、君子不愿趋时媚俗的品质和严肃不苟的态度,另一方面又显示出他们年华虚度,怀才不遇的悲哀。 嫁春风,语本《南园》:“嫁与东风不用媒。

”而韩偓《寄恨》“莲花不肯嫁春风”句则为贺词直接所本。 桃杏一类的花,竞相在春天开放,而荷花却独在夏日盛开,“不肯嫁春风”,正显示出它那不愿趋时附俗的幽洁贞静个性。

然而秋风一起,红衣落尽,芳华消逝,故说“被秋风误”。 “无端”与“却”,含有始料所未及的意蕴。 这里,有对“秋风”的埋怨,也有自怨自怜的感情,而言外又隐含为命运所播弄的嗟叹,可谓恨、悔、怨、嗟,一时交并,感情内涵非常丰富。

这两句同样是荷花、美人与词人三位而一体,咏物、拟人与自寓的完美结合。 作者在词中隐然将荷花比作一位幽洁贞静、身世飘零的女子,借以抒发才士沦落不遇的感慨。

《宋史·文苑传》载贺氏“喜谈当世事,可否不少假借。 ”虽要权倾一时,少不中意,极口诋之无遗辞。

人以为近侠。 竟以尚气使酒,不得美官,悒悒不得志”,这些记载,对于理解此词的深意颇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