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旧人旧事,那些暖,时光会记得

本站2019-06-24167人围观
简介 瑟瑟秋风,孤身南飞的大雁,风中哀鸣,似乎,在诉说谁那若烟的青春,某个旧日时光里的故事,关于某个人,关于某个地方。 一个转身的距离,便风干成了时光指缝间的忧郁。 蝶翼扇动

旧人旧事,那些暖,时光会记得

  瑟瑟秋风,孤身南飞的大雁,风中哀鸣,似乎,在诉说谁那若烟的青春,某个旧日时光里的故事,关于某个人,关于某个地方。     一个转身的距离,便风干成了时光指缝间的忧郁。

蝶翼扇动,锦瑟了花开的眷恋。

时光心城,浸染了指尖依稀的缱绻。

那些清宁的爱,那些阑珊的暖,时光,会记得。

    那些暖,时光会记得    关于老街的阳光    岁月如梭,转眼,已是深秋。     旧时光里,那有秋黄飘落的老街,早已不见了当初的青烟石巷。

唯有街的尽头,老奶奶的报亭还在,旁边的一只花猫在夕阳的余温里,懒懒地伸了个懒腰。

老奶奶已经老得掉光了牙,认不出我是谁,却执意说我在这条老街长大的妮子。

    妮子,我认识,小时候的玩伴,老奶奶领养的孩子。 死于08年的汶川地震志愿者行动。 不知道是老奶奶真的不记得了,还是爱子心切,自欺欺人。

从老奶奶一声声“妮子”里,我不仅读懂了老来无子的悲痛,更是读懂了老奶奶的慈爱。     临走的时候,我说“妮子先走了,以后常来看你”,老奶奶笑了,露出掉光的牙,迎着夕阳,眯着眼,在秋风中点头,很是安详。 满足。

    老街的墙上,渐渐枯萎的藤蔓里,斑驳的木门,踮起脚尖,门横上,刻着妮子小时候写下的字“长大后,我要当白衣天使”。

仿佛又是昨日,我们一起在这儿用笔写下“梦想、青春”的字眼。     关于初遇的你、浅絮的时光    深秋,入了眼帘,斑驳树影。 青灯墨下,月影杯中,多少离恨,诉不了衷肠。

    奶奶说,故去的爷爷,是倚楼听戏的初遇。 爷爷走的时候,奶奶问我,曾经雨楼听雨,临池赏荷,牵手黄昏的人儿,怎么就这样走了呢,让我在余下不多的日子里,如何重温昔日的温暖。

    奶奶是幸福的。 一生拥有了爷爷这样诗意满怀的男子。

或许,清浅的光阴里,奶奶念起昨日素白色的月光,想起爷爷,内心也是满满的阳光。

    而我,也在等待,初遇的温暖。 今年,过了桃花,别了夏雨,遇了枫叶,还没触了白雪,在天涯陌上,你是否也和我一样,浅浅微笑,静待幸福花开。     最美的时光,是过往,也是未来。

    记取温暖    一朝晴,心里念起,沁暖。     城南烟火,城北花落。     时光城里,那些缱绻了懵懂的蝶舞,渐远,而安。 期待来年时光静好,你我拈花微笑。     走过等你的屋檐,难言的寂寞,散落成纷飞的过往,被时光细细装订成一树繁华,在心中细水,长流。

感谢那旧时光,温暖清宁的小城故事里,我们单肩包,自行车下,一张张明媚的笑靥,在近乎圆满的那一刻,破碎得无处可寻。     玲珑的岁月,被时光断出的层面,被地壳褶成了永恒。

    素来喜爱白落梅的“人到老时,回首经年,曾经一起听过鸟鸣,一起等过花开,一起看过月圆的人,也许早已离你远去。

而那些执手相看的背影,恍若流水的诺言,也成了一桩桩残缺不全的往事罢了。

”那些回忆里典藏起的温暖,终是芬芳着生命一程又一程的旅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