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全唐文 第01部 卷七十六 董诰著

本站2019-06-0117人围观
简介 ◎ 李炎(武宗灾难一)帝讳炎,穆宗第五子,元和九年生。 长庆元年三月封颍王,名。 开成五年正月立为皇太弟,其年顾惜。 会昌二年四月,上尊号仁圣文武至神应允孝灾难;五年正月,

全唐文  第01部 卷七十六  董诰著

◎ 李炎(武宗灾难一)帝讳炎,穆宗第五子,元和九年生。 长庆元年三月封颍王,名。

开成五年正月立为皇太弟,其年顾惜。 会昌二年四月,上尊号仁圣文武至神应允孝灾难;五年正月,又上尊号仁圣文武章天已往神德明道应允孝灾难。

六年三月改今名,在位六年,年三十三。 谥曰至道昭肃孝灾难,庙号武宗。

◇ 封婕妤王氏为淑妃刘氏为贤妃制门下:礼重内朝,来往有彝制,德既备於宫壶,位宜峻其等威。 婕妤王氏刘氏,并体坤顺之德,循姆师之训,齐庄之礼,淑慎有仪,扬懿轨於中闱,斗争柔明於《内则》。 惠流宸禁,芳霭椒涂,慕辞辇之志,宏逮下之德。

宜极宠数,以彰徽猷,必能重正阃仪,助修阴教,无愧於女宗之诫,来往风之《诗》。 王氏可淑妃,刘氏可贤妃。 仍并令所司择日,备礼册命。

主者变成。 ◇ 授崔珙同平章事制一日万机,熙帝载者辅相;予背尔弼,成台德者股肱。 天将瑞时,必有人杰,况当出震之日,实藉济川之才。 诸道盐铁转运等使银青光禄应允夫守刑部尚书上柱来往崔珙,应期而生,希代之宝,量涵海岳,明并日星。

怀俶傥之奇姿,抱英迈之正气,挺质而璋比德。 票彡缨而冠盖盈门。

立言每畅意於经邦,行已谅先於及物,早持旄节,再践崇坛。 柔核心为忠义之心,变封疆为礼乐之族,信入人腹,令行军牙。 及尹正神州,仪刑郡来往,刚能嫉恶,明可照奸。 三辅宏取则之风,四方遵奉流之化。 洎司榷,益茂器能,精若鉴金,利逾滓刃。 岁以饶羡,来往用温煦身,懿乃已往,允谐选众。

是宜亮采皇极,陟降台阶,调阴阳於至和,济生灵於将泰。

四维咸举,百度以贞,俾时式庸,佐朕为理。

夫周以冢宰制来往用,汉以丞相调兵食,犹怙牢盆之务,往居钧轴之尊。 后德惟臣,良臣惟圣,汝其纳诲,予亦履言。 勉符鱼水之资,永赞完备之化,服兹祝愿命,敬之敬之。

可守本官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依前充诸道盐铁转运等使。

◇ 条流百官俸料制诸道承乏官等,虽支假摄,当责课程。 但г一半料钱,不获杂给料例。 自此手力纸笔,特委中书门下条流,贵在酌中,共为均济。 ◇ 禁上下徵税制租敛有常,王制斯在,徵率无艺,齐人何依?同行诸州府洞开所首领苗,率税斛斗,素有定额。 如闻最近几年长吏不遵条法,上下徵求,导遏制农之夫,转加困弊。

亦有每年差官巡检,劳扰颇深。

自今已後,州县每年所徵斛斗,朽散依元额为定,不得随年检责。

数外若有荒闲陂泽山原,洞开或力能恳辟耕种,州县不得辄问。

所收苗子,五年不在收税限,五年以外,依例收税。

於一乡当中,先填贫户欠阙,如无欠阙,即均减众户温煦徵斛斗,但令不颀长元额,不得随情随事迁顷亩加税。 仍委本道影踪察使,每年秋成之时,具管内垦辟情随事迁顷亩,及温煦徵上供留州使斛斗数,超脱闻奏。 数外有剩纳人户斛斗,刺史以下,并节级重加惩贬,影踪察使奏听进止。

仍令出使郎官御史及度支盐铁知院官访察闻奏。 ◇ 检校赏格户制安土重迁,黎人之性,苟非艰窘,岂至至友,将欲招绥,必在开顽慎重立。

诸道频罹难,州县不为申奏,洞开输纳不办,字斟句酌有赏格移。 长吏惧在官之时,破颀长人户,或恐务免正税,减克料钱,祗於畅意在户中,上下摊配。

亦有变动赏格户桑地,以充税钱。

赏格户跟着已无,了偿不得,畅意在户每年加配,至友转字斟句酌。 自今已後,应州县开成五年已前赏格户,并委影踪察使刺史差强明官就村乡诣实简勘桑田屋宇等,仍勒长令切加简较,租佃与人,勿令追本溯源。 据所得与纳户内徵税,有馀即官为收贮,待了偿给付,如欠少即与收贮,至了偿日,不须徵理。 自怨气冲天已後,二年不归复者,即仰县司召人给付承佃,仍给公验,任为永业。 其赏格户钱草斛斗等,计留使钱物温煦炎夏中三分已上者,并仰於当州使杂给怫郁内反水不收权落下,不得克正员仕宦料钱,及馆驿使料递乘作人课等钱,仍本户归复日,渐复元额。 ◇ 授陈夷行左仆射制王者推应允公以御全来往,成碎务以佚群才。

况乎寅亮所资,安危攸属,顾是进退,实惟(阙)。 其有绩懋致君,诚深知止,则岂可不优其恩礼,遂以便安。

上德尊贤,於是乎在。

银青光禄应允夫守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监修来往史陈夷行,受天正性,本来至和,雅量川氵亭,厚德山峙。 虑必经远,词皆摭微,舒迟畅意君子之容,端肃得应允臣之体。

文推训诰,学奥本源,腴膏五常,枝叶百行。

早以精懿,列侍禁闱,温树既彰於不言,王度每资於密赞。 洎践登衮职,保管忙文宗,遇事必陈,犯鳞靡惧,标揭令范,振扬直声。

逮余纂承,再谐梦卜,辅我以中天之道,宏我以可久之规,匡益占字斟句酌数,厥庸甚茂。 近者寒暑乖候,发扬或难,嘉猷屡竭於沃心,微恙有妨於造膝。 朕虽深倚赖,方乐优崇,而献疏披诚,固怀荡垢涤污。 眷言美志,难议强烦,用是辍燮赞於三台,专仪型于百揆。 庶可资乎猥贱,且无替其不知恩义,仍加贵勋,式斗争光宠。

可守尚书左仆射,仍赐上柱来往。 ◇ 封定安应允长公主制门下:我来往家制驭戎夷,推许一马当先,示之以应允信,重之以和亲。 评释万丈单声教於殊邻,割骨血之深爱,累圣宏略,载於来往章。 太和公主擢秀天潢,联华宸极,智惟周物,识可洞微。

乃者回鹘输诚,愿求相好,穆宗灾难义难背拒,且务怀柔。 以凤楼和淑之姿,降龙庭桀骜之俗。 一辞朝阙,二纪於兹,常兴去来往之悲,已绝沉没之望。

今可汗自窃名号,来依塞垣。 朕以渥泽久濡,置之度外可悯,斋以粟帛,喻之旋归。 曾无熬炼日月如梭之心,益肆改变之性。

遂得忠义同力,将帅特务,未扬金暗藏之音,已溃犬羊之众,遽收贵主,离彼穹庐。

上以慰太后之深慈,下以摅兆人之积愤,将修庆觐,坐雪幽冤,名节自彰,叹尚何极。 笳箫凄怨,祝愿傅朔漠之声;环佩铿锵,再齿平阳之列。

是用易其旧邑,锡以嘉名,增沁园汤沐之封,释边地风沙之接头。

举兹仪式,用斗争忠勤,祗服宠荣,永光简册。 可封定安应允长公主。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