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拼爹日常:佛系少女在古代

本站2019-07-1255人围观
简介 正文第二百四十三章另眼相看[更新时间]2019-07-0715:48:01[字数]2064在听到面前的温阁老对于自己刚刚念出来的这首诗的赞赏,阮笛心里终于是放下了心来,只要不是已经出现过就好,

拼爹日常:佛系少女在古代

正文第二百四十三章另眼相看[更新时间]2019-07-0715:48:01[字数]2064在听到面前的温阁老对于自己刚刚念出来的这首诗的赞赏,阮笛心里终于是放下了心来,只要不是已经出现过就好,自己可不能在这个时候担上一个剽窃的名声。

她看着面前的温阁老,心里还是不免有一些愧疚,这首诗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要是实在说有什么关系的话,那也是因为自己在这里将这首诗念了出来,让这首诗在这个时代大放了一把异彩,但是对于这首诗的作者,她还是心里不敢就这般应下。

在权衡了各种的利弊之后,终究还是拗不过自己心里面的那一阵心虚,看着面前的温阁老,她还是决定将这首诗的真实来源告诉面前的温阁老。

“温阁老,其实这首诗并不是我做出来的,而是年少时候听闻一位老者念出来的,当时觉得挺有韵味,便牢牢记在了心里,您这般夸我,倒是叫我有几分羞愧。 ”看着站在面前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愧疚的阮笛,温阁老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赞赏,虽然有些遗憾这首诗的作者并不是阮笛,但是这件事情并没有别人知道,就算是阮笛说这首诗是自己做出来的大家也不会知道的,但是面前的阮笛并没有将这首诗的功劳归到自己的身下,而是把事情的真相说了出来。

这种泼天的名声和富贵面前的阮笛竟然丝毫都不贪图,这要是换了自己的话,自己都不能保证一定会对这泼天的名声不无所动,但是面前的阮笛却是做到了。 看着面前的阮笛,温阁老眼底的赞赏更加的明显了起来。

但是这样的赞赏看在别人的眼里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那站在一旁的阮柔和沈妙音可都是眼红之人,说眼红大家都是非常眼红的,但是大家顶多也就是因为面前的阮笛受到了这温阁老的青睐和这么好的运气,记住了这首让温阁老赞不绝口的诗。 更是在心里默默的赞扬着面前的阮笛不贪图富贵的品质,这一时间,竟然也就只有阮柔和沈妙音两人的目光较为刺眼。 阮柔倒也不是计较阮笛感刚刚背出来的那首诗作,而是对刚刚温阁老嘴里说着的阮涛在他的面前夸耀阮笛有了一丝的眼红。 明明自己之前在那么多的夫人面前得脸,在这京城的贵女圈里面也是混得最好的一个,以前就连祖母袁开兰都会开口夸赞自己,而父亲也会时不时的开口夸上几句,但是却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夸过自己。

能让对自己不苟言笑的父亲在温阁老的面前夸赞,莫非面前的阮笛有着不同常人的大智慧?不然怎么会连一直勤勤恳恳的大哥都没有被这般夸赞过?想到这里,阮柔心里对于那站在温阁老面前的阮笛更加的怨恨了起来,心里的嫉妒也像是春天里小草,迅速的生长了起来。 而那站在一旁的沈妙音,看着面前的阮笛居然能得到温阁老的青睐,作为沈府的花重金培养出来的自己却只能站在一旁当陪衬,这样的身份,沈妙音又怎么能忍得下这口气呢?不由得忍不住开口道:“不过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有什么好得意的?”在座的众人听了她的这番话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那坐在首位上的温阁老自然也不例外,这沈府培养出来的嫡女竟然是这般的小肚鸡肠,容不得人,还没等他细想,就听到了那站在阮笛身边的楼珍开口道。 “这首诗确实不是祁夫人做的,但是又怎么样?她完全可以将这首诗据为己有,又有谁会知道?但是祁夫人并没有有,而是将整件事情都告诉了大家,现在这首诗到底是谁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祁夫人的胸襟不次于男子,甚至比男子更胜一筹。

”“楼珍你……”沈妙音看着落落大方的楼珍,心里更是气的牙痒痒,今日怎么一个接着一个的和自己作对?这阮笛也就算了,这楼珍什么诗歌都不精通,也敢在这里大放厥词?“难道不是如此吗?”面前的楼珍并没有看向那站在一旁面色铁青的沈妙音,继续开口道,“若是你们遇到了那位老者,记下了这首诗作,你们那又会怎么做?是默认将这首诗据为己有,还是将事情的真相说出来?”听了她的话,大家都不由得低下了头仔细的思索了起来,有几个原本还有一丝不服的小姐和青年才俊们也顿时羞红了脸,理解了楼珍的虎啊,更是对面前的楼珍更加的佩服了起来。

看着站在面前落落大方的楼珍,温深眼里的光芒更甚。 而那坐在首位上的温阁老在听到沈妙音的喊声的时候,眉头便已经紧紧的皱了起来,他从来不看中人的模样,他更看重的是个人的品格。

他从温老夫人的嘴里也是听说过楼珍这个名字的,但是当时关于她的流言非常的多,所以他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同意了让楼家和沈家两家的小姐公平竞争。 其实对于温深最后的选择,其实他心里还是要偏向沈妙音一些的,不仅仅是因为这沈妙音经常会来温府陪着温老夫人,孝心可嘉,更是听闻那楼家小姐已经胖的像一头猪一般,这样的女子自然是不能做温家嫡长孙的夫人的。 但是现在一看,他不由得在心里感慨了一句,还真是流言害人啊,这楼珍哪里是传闻中的模样,虽然不及那沈妙音一般娇艳,但是却是恰到好处,整个人的样子看起来更是非常的淡雅。 尤其是她说出来的这番话,很明显就比那只会嫉妒的沈妙音要强上好几倍。 但是他也没有开口说话,而是任由面前的沈妙音开口说道:“你又不精通作诗,就连行酒令你都玩不好,你又知道个什么呀?”沈妙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不屑,要是别的女孩子早就已经羞愧难当了,但是面前的楼珍并没有羞愧的捂着脸逃窜,而是上前走了一步,扬声开口道。 “没错,我确实是不精通诗词,我从来就没有否认过,我只是觉得这首诗的意境很好,我更钦佩的是祁夫人的胸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