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学会用你的左手,温暖你的右手

本站2019-07-08170人围观
简介 学会用你的左手,温暖你的右手字体:、、 一个人的郑州。 清清冷冷的天气,清清冷冷的心境,清清冷冷的手温。 和两年前一样,清清冷冷的格调。 这一天小A在郑州,大二。

学会用你的左手,温暖你的右手

学会用你的左手,温暖你的右手字体:、、  一个人的郑州。

清清冷冷的天气,清清冷冷的心境,清清冷冷的手温。

和两年前一样,清清冷冷的格调。   这一天小A在郑州,大二。

  小A是一个很古怪的女孩子,她的性格不能简单地用内向或是外向来概括,她总可以很轻易地和周围各行各业的人打成一片,谈笑风生,却也总隔那么几天就把自己封闭起来,安安静静消失。

和她相处下,确实很亲切也很愉快,但我总隐约有一种“再近也是远”,若即若离的感觉。

  今天中午们宿舍的八个姑娘去聚餐,是在郑东新区那边一家火锅店,新区挺远的,坐了四个多小时公交才到,好在吃得挺美。 我们一大帮说笑着出来却惊愕地看到小A——一个人,短袄,长裤,大红围巾裹着,手插兜,从建业五栋C座往外溜达着。   她居然一个人,跑这么远,还是在一家不错的餐厅(建业大厦里的餐厅都是够格调的)如此悠哉地吃饭。

  小A也发现了我们,大老远就朝着我们挥着手走过来,她的笑容特别亲切,暖暖的。

简单地打过招呼,就跟我们说“拜拜”了,她说她要在附近逛逛,便往前面溜达去了,依旧自顾自的步子,自顾自的节奏。 留我们几个呆呆望着她的背影,清瘦,冷淡。

  小A走远了,我们几个也坐车回去了。

但她那背影,整整一个下午浮在我脑海里,让我越想越想不通这个迷一样的女孩。

  晚7点59,小A回来了,依旧手插兜,不急不慢地往图书馆(我们每晚8点在图书馆集合点名)踱着步子。

她刚一站好,我手机的时间跳到20:00。 好神奇的女子呐!我不禁心里一震。   点名很快,数数人就结束了。

我邀请小A去吃晚饭,她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我们去吃大商那里的土豆粉,美团也很便宜。

席间,我无比虔诚地表露出对小A的赞美,钦佩,也表达了对她某些时候的不解。   小A的反应一直淡淡的,只是听到我的疑惑之处,微微拧了拧眉头,她说:“那不是古怪,是——  我偶尔的情绪低潮。   我们总很难保持一颗平和的心,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我们的情绪,总有高潮也有低谷。

高潮的时候,做事情充满激情,对人也特别热情;而低谷的时候却完全相反。

  我害怕在自己情绪低落时伤害到周围爱我的人,所以就消失了。

远远的,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绪,自己开导一下自己,自己哄哄自己,让心情开阔一点。

接着明朗朗地投入到我新一个阶段的生活中。

”  “你为什么不找个伙伴说说呢,她可以安慰你。 ”这是我的第一反应,而且我和我的绝大多数同学都是这样做的。

  “超儿你的手脚冬天会冰凉吗?”小A突然一问。 我有点思维卡磕,“会,会一点。 ”  “我的手脚一年都是冰冷的,冬天尤其厉害。

手冷的时候,我就用左手温暖右手,然后再用右手温暖左手。

然后就不太冷了。

”  我惊勿地望着她。 她“嘿嘿”一笑。 转而很平淡地说——“我不喜欢倾诉。 ”  “从很早以前就不习惯倾诉了。 曾经尝试过,却发现是我用我的悲伤打扰到别人的生活,不好。

高中的时候,我有过一个男朋友,有一段时间,我和一个朋友小B闹矛盾了,现在我也忘了具体什么矛盾了,但那是很难过。 我和他说我的苦闷,他开始只是哦哦,嗯嗯地回答,后来说了一句‘我也有我自己的事情要处理’,自那以后,我再没烦过他,慢慢就散了。   “我还有一个朋友小C也知道我和小B的事。 她安慰过我,我很感动。

但有一天我不小心看到她掉在地上的纸条,呵呵,同一时间,小C一面宽慰着我,说着B的不是;一面又用差不多的话宽慰着B,说着我的不对。

  “我想,越来越强调集体,合作的时代里,绝大多数人的宽慰,都出于礼貌和风度,并不能真实地指出你的对处错处。

自然不能真实地帮助你完善一个错误。

倒不如一个人,静静地,深深地,剖析自己,发现自己在这一时期哪里出了岔子,因为不开心肯定是遇到问题了,遇到问题解决了问题,才能真实地走出来。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你的倾诉,或多或少都会避开一些自己的过错,而更多归咎于别人,也许你会获得同情,但却给别人造成误点。 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大概就是这样的道理吧。

这不好。

”  看她平时大大咧咧挺粗糙的,这会却说得句句箴言,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大智若愚?  说完那话,小A把头扭向窗外,深深地凝望着农业路的高架桥。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才配得上她宏大的思想,生怕一发问,暴露了自己的肤浅。

但我还是试探着问问——这次是什么让你苦恼。

  小A好像没回答我太多,她微微勾勾唇角:“就是和两年前像和小B那样,被冤枉,被误会。 而我不去跟旁人解释,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或者跟谁倾诉。 很憋屈。 和两年前一样,也是这个穿打底裤的季节。   “这件事情让我对他很失望。 电话里,我否对他的错误感到失望。 挂了电话他的所做,所说,让我对他的人格感到失望。 ”  “信你的人会一直信你,不信你的人你再解释也不信你。

”我记得好久以前《特别关注》里有这么个句子,搬出来,缩缩距离感。   小A笑笑,“是呀,随他去吧。 过去了。 ”小A的笑永远这么明朗,暖暖的,很舒服。

只是在今天,我还看出了一种叫神秘的东西。   我不禁说——我好崇拜你啊。   想不到她是这样回答的——不要轻易崇拜一个人,你的崇拜或希冀会给别人带去压力。 虽然压力对某些人而言是动力,但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轨迹,你给的,未必是人家想要的。

经营好自己的生活就好。

  但听完那句话,我更加崇拜她了……不过也有一点点尴尬啦,总觉得她好理智,理智让她高高在上,让我忍不住想逃离她的气场。

  小A仿佛看出我的窘迫,但也许出于真诚,我希望后者。 她说——谢谢你这么关心我,看出我的不开心。 今晚和你聊天我很愉快,一直都是我给别人带去愉快,而你却给我制造了感动。 真的谢谢你。

为了友谊,碰一个。

  她莞尔一笑,举杯等着。

我也憨憨地笑笑。   ——咣当。

  (文/罂子)  首发读文斋:http:///wenwz/  读文斋评分: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