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盲人不能做盲校老师?就业也需要无障碍通道荔枝时评

本站2019-05-2750人围观
简介 文/马青 (作者马青,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南京广播电视集团首席主持人;本文系荔枝新闻客户端、荔枝网独家约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 温州大学思想政治教育专业盲人学生郑荣权即将毕业,

盲人不能做盲校老师?就业也需要无障碍通道荔枝时评

  文/马青  (作者马青,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南京广播电视集团首席主持人;本文系荔枝新闻客户端、荔枝网独家约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  温州大学思想政治教育专业盲人学生郑荣权即将毕业,希望成为一名盲校老师的他报考了南京市盲人学校的教师岗位,笔试面试综合排名第一,最终因体检视力不合格无法进入考察环节。 目前,郑荣权还在等教育局等各个部门共同商议的结果。

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视障学生黄莉(化名)即将毕业,在教师资格证的考试中,她笔试面试顺利通过,因为视力原因体检也一直不合格。

      如果说,一般岗位拒绝招录盲人可能还有一定客观理由,那么,盲人学校的教师岗位却完全看不出拒绝盲人的正当性。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盲人协会主席李庆忠因眼底病半路失明,他曾在北京盲校当了近20年教师。

事实上,以前盲校就有不少盲人老师。 但后来,教师岗位管理越来越规范,要经过教师资格认定、教师聘任阶段的两次体检。

而这些体检,都是参照公务员体检标准进行的。 于是,盲人被拦在了门外。

对小郑抱持了善意的南京盲校,给小郑参加考试提供了便利,但面对综合成绩第一的人才,却无法突破规则的束缚。

这个规则,甚至不是市教育局有权无视和逾越的。 但很明显,这是一个忽视了特殊岗位需求的规则,今天遇到了挑战,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盲人学校招收盲人老师,也是合乎情理的事。

盲人学校招收的是盲人学生,在教学设施、生活设施上,不需要为盲人老师增加过多的成本。

盲人学校就是教盲人孩子们学习的,让他们多读书、读好书,让他们长大了能不依靠他人而获得更好的生活。

当盲人孩子们问老师,我想做科学家、我想做老师、我想做主持人……老师,我可以吗?老师该如何回答?难道要告诉他们,孩子,你们的梦想很美好,但是很抱歉,盲人学校都不能招盲人老师。

      每一步都走得不容易,但再艰难还得往前走。 规则改变的背后是个体权益的维护与抗争,是社会集体意识的提升,也是相关部门改变理念的过程。 以前没有盲道,后来盲道等无障碍设施成了城市公共服务的标配。 盲人就业也需要无障碍通道。 希望郑荣权能考进南京盲校,希望更多的郑荣权们能感受到,我们生活在一个多元、文明和包容的城市。

    欢迎关注荔枝锐评(lizhirp)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