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一回身,一辈子!爱情美文

本站2019-07-09173人围观
简介 夜半微凉,一幕幕前尘旧事,断肠相思。 缘生缘灭,三生石畔,百折循环,究竟是错过的绝美笑靥。 鸢尾花开的季候,一身茶青,腼腆的浅笑,悄悄颤动心里的波纹,那一年,我22岁,你2

一回身,一辈子!爱情美文

  夜半微凉,一幕幕前尘旧事,断肠相思。

缘生缘灭,三生石畔,百折循环,究竟是错过的绝美笑靥。   鸢尾花开的季候,一身茶青,腼腆的浅笑,悄悄颤动心里的波纹,那一年,我22岁,你26岁,芳华明丽,阳光正好。

  长江以北,我在樱花树下,吟着唐诗宋词的绝美,浏览千奇百怪的小说,一天一天,花着花又落;  长江以南,你在绿色虎帐,唱着振奋人心的军歌,怀恋门庭若市的富贵,一夜一夜,从入夜到天明。

  一席春雨,从天边蹁跹而至,醉了这一季的缱绻,也醉了柔情。 阿谁车站,模糊记得背对着的是一家规模尚可的婚纱影楼,情定一生,是不是真的用你手牵我手,共赴这终身风霜雨雪。

  爱上一小我,便情愿为他守候这一座城,那时的你我,心思如斯纯真。

  曾认为,长江不敷宽,无奈阻挠猖獗的思与念,德律风的两头,细细呢喃,没有财迷油盐细枝小节的懊恼,只要软语轻柔满腹柔情的浪漫,悬念着,悬念着。   曾认为,时间不敷长,无奈开释此生的爱与情,从天南到地北,从宿世到此生,爱惜每一分每一秒,悲欢离合,欢笑哀痛,一路尝,一路尝。

  究竟长江太宽,时间太长,愈行愈远,恍惚了身影,恍惚了誓言。   我一直是孤单深巷中的青石板上,径自怒放的一朵小花,从年龄到冬夏,等你碰见,却强硬的不肯分开。

回身的霎时,便知这一刻是永久。

  这些年,化成风,酿成雨,悄悄的环绕在距离你比来的处所,看到你的笑,你的美,将那份深深的眷念与爱,埋在心里最深处,恍惚,清楚,恍惚,终是更加清楚。   一回身,一辈子,如有来生,我只愿是你最小的手指,不主要,但一样疼。   梦醒,面颊泪痕未干,青翠岁月,一场爱,一场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