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百色机场在抗日战争时期的历史贡献—百色新闻网

本站2019-07-275人围观
简介 百色机场在抗日战争时期的历史贡献来源:作者:陆照德发布时间:2019-07-1811:49:35□本报记者陆照德谈起百色机场,很多人可能只知道位于田阳县的机场。 但在百色历史上,还有另一

百色机场在抗日战争时期的历史贡献—百色新闻网

百色机场在抗日战争时期的历史贡献来源:作者:陆照德发布时间:2019-07-1811:49:35□本报记者陆照德谈起百色机场,很多人可能只知道位于田阳县的机场。 但在百色历史上,还有另一个机场——百色机场。

目前,我市正在实施“古城恢复·红城提升”工程,在“两城”工程指挥部的一次会议上,有人提出应该对百色机场的历史有所展示与纪念。

百色机场在历史上究竟作出了哪些贡献?唯有厘清这些问题,展示与纪念,才能彰显其价值。

本文主要从抗日战争时期的百色机场来看其价值与历史贡献。 抗日战争时期广西机场扫描1949年以前,广西累计修建机场13座,均为土质、泥结碎石、石板或大砖道面,部分机场经扩修后,可满足C-46、C-47等型飞机起降要求。

其中柳州帽合机场条件最好,邕宁机场次之,桂林秧塘机场、梧州高旺机场又次之。 比较大型的还有平南丹竹机场,其余如百色、武鸣龙州等机场都比较小。 广西修建机场始于20世纪20年代末,当时广西当局意识到航空运输省时、快捷,平时、战时都很有用,恰好广东省政府提出试办民航开航广西的意向,广西即积极配合,于民国18年(1929年)先后修建梧州高旺机场、柳州帽合机场和桂林二塘机场。

同时,出于军事需要修建邕宁机场。

20世纪30年代初,两广联手办民航,从民国22年起,按开航需要,陆续修复广西境内各机场并新建龙州机场。

同时,广西当局先后修建桂林秧塘、全州、融安等机场。 全民族抗战爆发后,为军运需要,广西省政府在全省范围内大规模征工扩建柳州帽合机场、桂林二塘机场、秧塘机场、梧州高旺机场、融安机场和龙州机场;新建武鸣标营机场、平南丹竹机场、桂林李家村机场和百色机场。

这些机场工程均在短期内完成。 以百色机场为例,“百色飞机场,位于城郊那毕乡七塘村的邕色公路边。 民国27年(1938年)2月15日筹建,当年5月16日建成。

机场宽300米,长1000米,面积折合1500亩。 参加修建飞机场的有百色、东兰、凤山、那马、田阳等13个县的民工7000余人,耗费银元110970元。 在修建过程中,因设备落后,生活水平低,医疗条件差,民工饿死30多人,被石滚压死20多人,病死40多人。

飞机场建成后,无通讯设备,只有国民党军队数10人驻扎,或作教练场使用。

在抗日期间曾三次被日机轰炸,弹坑累累,受严重破坏。 ”(《百色市志(县级)·军事设施及要地·设施》)另据《广西通志·民航志》载:民国27年(1938年),百色县征调民工7000人修建百色机场,作为军用机场。

2月15日动工,5月16日完成,用去工款国币110970元。 机场位于百色市中心东南方向5公里处,长1000米,宽300米,净空条件稍差。

此后,几度破坏、修复。

至1949年,机场面积扩大到79公顷,跑道长1540米,宽30米,厚米,河卵石结构道面。

由此可见,百色机场的诞生跟当时广西很多机场一样,基于军事考虑而建设,而非民用。 百色机场成为空军对日作战前线在抗日战争期间,柳、梧、邕、百色等地区设防空指挥部,指挥官规定由当地行政专员兼任,下设副指挥官、主任参谋各一人,百色防空指挥部副指挥官为罗福康,主任参谋为上校黄健儒。

防空指挥部与各地空军机构场站,及高射部队有密切联系,协同对敌作战。 百色因在广西大后方,在抗战前期、中期没起多大作用,但在抗战后期,百色机场却发挥了重要作用。

1944年,侵华日军发动豫湘桂战役,日军攻下衡阳后,于当年秋初向湘桂推进。 美军指挥部(桂林的机场当时由美国驻昆明的第十四航空队(又称“飞虎队”)管辖)认为桂林的2个机场已无法保留,为了避免日军占领桂林后,利用这两个规模较大的机场,因此决定炸毁。 所有的机场跑道(仅留一条跑道作最后一架飞机起飞之用,起飞后这条跑道也炸毁)、一切军事设备、仓库、房屋、招待所均用汽油焚烧。 桂林沦陷后,柳州、南宁、平南丹竹等机场亦随着城市沦陷而步桂林机场后尘。

当时,整个广西只剩下百色机场。 1945年1月,为了牵制日军进犯云、贵两省控制广西百色一带领空权,昆明第十四航空队司令陈纳德和汶逊(美空军桂林基地司令部司令)等亲到百色和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及省行政官员洽商,决定扩修百色机场,便于美空军飞机降落。

于是百色地方当局连忙日夜赶工扩建,加长跑道。 不久,美空军十四航空队即由昆明调来了100多名美军接管百色机场,由美空军少校马德勒担任机场指挥官,安维路上尉任通讯电台台长,并调来了一个中队的P-40、P-51型战斗机和两架L-5、L-6型指挥侦察机。 同时,为了便于侦察起见,还在田阳县那坡镇附近修了临时能降落L-5、L-6型飞机的小机场,并派有3名美国士兵驻守。 百色机场因此成为战时广西唯一空中交通的起落点,与贵州、云南空军基地构成三角形并成为对日作战的最前沿。 当时盟军怕日军进犯滇、黔,美空军十四航空队借百色机场频飞南宁、梧州、西江一带进行侦察和扫射,威胁日军,甚至飞到沿海轰炸日军基地及海上军舰,导致日军占领南宁后一度不敢使用南宁机场。

为了加强指挥效率,美军派联络参谋海门少校、克莱门中尉经常与迁到百色的广西省防空指挥部二科(科长周继文)联系工作,并驻有无线电台与各地联系,以便利用百色机场对日作战。 期间,每天都有10多架C-46、C-47型运输机运载大批军用物资来往于昆明、百色之间,补给中国军队。 美军鄙视国军将军的见证豫湘桂战役在广西打响后,但因蒋桂矛盾导致协同作战不力,桂林沦陷后国军兵败如山倒,柳州、南宁很快沦陷。 第四战区司令长官部退到百色后,照例召开桂柳战役失败的军事总结会议,把临阵退缩、贪生怕死的第171师少将代师长唐纪(原系西绥署第二纵队司令)和第135师少将师长颜僧武扣押,随后解送重庆军法执行总监部审判,从百色机场坐飞机去昆明转重庆。

但美军飞机却迟迟不愿起飞。 原来,负责百色美军人员的指挥官马德勒少校鄙视国民党的将军们,看不惯这些将军平时生活腐化,战场上贪生怕死,马德勒少校认为应当让他们在机场多等几天,多吃些苦头。 当时已经是1945年春,天气炎热,中央宪兵第五团周副团长每天清晨亲自用卡车将唐、颜两人押解到机场,等美军安排乘搭飞机到昆明转重庆,可是一连等了一个星期,都得不到美军指挥官的许可,具体等到哪一天有飞机,美军也不说,晚上只得将人押回百色监房。

这让唐、颜两人狼狈不堪,一天,唐纪正在卡车底躲太阳,看见老朋友谢凤年(桂林公安局白桂分局局长,一贯跟美军打交道,当时负责机场外围警戒)经过机场草坪,便要求谢凤年向机场指挥官求情,谢凤年见唐纪往日趾高气扬如今却低声下气如蜷缩龟,一再恳求帮忙,只好答应。

经谢凤年从中说项,第二天美军终于允许唐、颜等乘军用机到昆明转重庆。

1945年5月,退到百色的省府机构及军方陆续调到南宁,百色机场又重归往日寂静。 1960年,为开辟地方航线,民航广州管理局投资修复百色机场。 2月,靖西县民工1500人分三批先后到达工地,开始施工。 修复后,机场跑道长1500米,宽30米,厚米;联络道长20米,宽15米;停机坪在跑道北侧150米处,可停飞机4架。 飞行区道面均为泥碎石结构。

据1966年民航广西区局调查,飞行区、房屋占地公顷,周围均为水田和苗圃。

但由于客货运量不足,没有开辟百色地方航线,机场一直只用于通用航空飞行,直到大部分废弃转商用地。 (参考资料:周继文《抗日战争时期广西防空实况概述》、谢凤年《抗日战争期间美英盟军在桂的机构和活动情况》、《广西通志·民航志》等。

)(网络编辑:黄素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