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当代文学

拐个皇帝出去浪叶秀拓跋文清

本站2019-08-1187人围观
简介 笔趣阁最快更新拐个皇帝出去浪叶秀拓跋文清最新章节。 简单明了。 士兵“恩。 ”了一声,示意抬着棺木的人,往沟渠走去。 叶秀走到玉墨鹰身边之时,望了望他们的背影。

拐个皇帝出去浪叶秀拓跋文清

笔趣阁最快更新拐个皇帝出去浪叶秀拓跋文清最新章节。

简单明了。 士兵“恩。

”了一声,示意抬着棺木的人,往沟渠走去。 叶秀走到玉墨鹰身边之时,望了望他们的背影。

目光锁定棺木,心中讽刺道:“承艺灵,你害我清清,我便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这辈子,你我还未两清,下辈子,还会让你两清。 ”“我们可以走了吗?”玉墨鹰问。 叶秀“恩。 ”了一声,与玉墨鹰去买了两匹马,奔向梦幻国度。 夜晚。

皇宫静谧。 拓跋文清坐在御书房中。

昨日酗酒的他,此刻还有些醉醺醺的。

将手中奏折放下,揉了揉睛明穴。

小泉子悄悄走进来,小心翼翼道:“皇上,安葬灵儿姑娘的人回来了,听闻安葬之时,遇见了皇后娘娘。 士兵就在外等着进来禀报呢。

”拓跋文清将手拿下来,莫名的看了一眼小泉子。 挥手道:“让他进来。 ”“是。

”小泉子点头,拍了拍手后,士兵走了进来。 “如何了?”拓跋文清随口问。 士兵眼珠子急转,故作镇定,不慌不忙的跪在地上:“回皇上,在入殓的路途中,奴才碰见了皇后娘娘。

娘娘下令,不准厚葬,将其葬尸荒野。

”说完,士兵的额头上,依旧冒了一丝冷汗。

拓跋文清抬眸一扫。 将手中毛笔搁在桌上。

士兵听见声音,顿时身子紧绷起来。 拓跋文清手托腮,瞧着窗外,思绪飘远。 他本就碍于承伯伯的恩惠,善待灵儿。 对于叶秀的所作所为,他竟没有一丝气恼之意,只是对于承伯伯那边,终究是他自己对不住了。 “事已至此,你下去吧。

”拓跋文清挥手道。 士兵连忙点头:“是。

奴才告退。

”说完,往后退了几步,便快速离开御书房。

小泉子小心翼翼的走上前,试问:“皇上,这样真的好吗?承宰相那边……”“承伯伯对朕自然有恩,灵儿对秀儿的所作所为,朕也看在眼里。 恩情固然顾及,伤朕女人者,也固然要惩罚。

既然是中途偶遇皇后,那皇后那般安排,朕也无法反驳。

也许,这便是灵儿的命运。

”拓跋文清说完,闭上双眸。

宛若在静静的默哀一般。

小泉子点了点头,唯唯诺诺的模样好似有话要说。 “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拓跋文清睁眼之际,正巧见小泉子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便吩咐道。

“奴才不敢。 ”小泉子小心翼翼道。 拓跋文清抬头看向小泉子,嘴角一勾:“你伴凌帝左右,知道为何朕要将你留在身边吗?”“奴才不知。

”小泉子道。

拓跋文清深吸一口气,支起腿,随性坐着。 手中摆弄着玉珠串子,若有所思道:“作为奴才,你忠心,作为近身者,你足以令朕信任。

你是伺候先皇的顺德带出来的徒弟,为人处事,自然小心谨慎,朕也知道,你比任何人,都希望凌帝倒台。 ”说完。 拓跋文清瞄了一眼小泉子。

小泉子“额!”了一声,连忙跪在地上,“皇上,奴才从未这般想过。

”拓跋文清不屑一笑:“凌帝为了登基上位,收买顺德,帮他母亲打探圣心,谁料,凌帝登基的那日,第一个杀的就是顺德,因为他知道的太多了。

凌帝便不会留他活口,你是你师父一手带出徒,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堪比亲人。

”小泉子身子一颤,终究还是说出了实话:“什么都瞒不过皇上的眼睛。 ”拓跋文清嘴角一勾,伸手道:“起来吧。

”视线伴随着小泉子的起身,对上他一双忠心的眸光。

“朕除了秀儿,便是从小跟着朕的无青和无痕,与朕甚为要好,可是,夜深人静之时,朕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小泉子,你在朕身边,算起来伺候也有两年了。 与朕说说话吧。

”小泉子惊愕。

缓缓抬眸。

这才对上拓跋文清的目光。 拓跋文清再次闭上眼睛,靠在椅子上,深吸一口气。 小泉子眼神游离片刻,方才上前倒了一杯茶。 讪讪一笑道:“皇上,自从您从梦幻国度回来后,整个人变得都不精神了。

昨日,又在五星酒馆喝了一天一夜的酒,您若是想喝酒,大可让五星酒馆的人送来便是,何必前去呢?您心里,还是放不下皇后娘娘的,是吗?”梦幻国度所发生的事情,小泉子已经听酒后的拓跋文清,说了好几遍了。

拓跋文清微微睁开眼睛,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呵呵一笑道:“她早已在朕心中埋下了根,纵使这颗心,痛了多少次,依旧拔不出,挖不尽。

”小泉子无奈道:“皇上,奴才虽然不懂情爱,可见您日也如此,奴才看着心疼啊。 皇后娘娘纵使有万般不对,终究是您的皇后,是后宫的主人。

奴才经常听说,男人,就该宠着自己的女人。

”拓跋文清微眯的双眸瞄了一眼小泉子。 没想到,他一个太监,竟然还明白这层意思。 “朕与她之间,不知不觉有一道无法跨越的沟壑,她不再对朕深信不疑,而朕,也不希望这颗心,再一次受到痛苦,人,终究是会变得,情不变,人也会变,朕为了她,可以弃江山,反天下,可她,却不再是那个曾经可以任由朕去守护之人了。

”说到这,拓跋文清顿了顿。 苦笑道:“她太过自强,骨子里的傲气不容任何人侵犯,她宛若不是深闺女子,而是一个踏遍江湖的女侠。

如今,朕想守护她,都没有机会。 这种强大,有时候会让朕觉得自己无用。 ”“哪能呢。 ”小泉子笑道,“如今的乱世,皇后娘娘愿为皇上分忧,证明心中有您。 一步一步走到今日,皇上看在眼里的。 ”说到这,小泉子叹口气:“奴才想要和皇上说的,这是其一,其二是,皇后娘娘不在宫中这些日子,后宫的楚妃和冷宫的孟妃,表面看着平静,实则,两人都为皇后之位,暗潮涌动呢。

前朝后宫,想来关系匪浅,皇上可要斟酌着来。

”拓跋文清嘴角一勾。 将玉珠串子丢在桌上。 笔趣阁最快更新拐个皇帝出去浪叶秀拓跋文清最新章节。